老建筑里的新时光:
在1865创意园追寻百年工业传奇
更新时间:2018-04-09 11:42 点击次数: 字体:[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老房子。它总是带着老电影里朦胧的光线,古老又清晰。在记忆里摩挲着它时,会触碰出心底的一抹温柔,因为,那就是时光——那是有故事的房子。
  这个城市,有太多有故事的房子。它们遍布在大街小巷,不经意的外表,背负意想不到的过往,让南京成为一个有故事的城市。我们用镜头去寻找它们,镌刻记忆,凝固时光。当每个老房子开口说话,还原的,是一座城的记忆。 姚媛媛
  岁月脚步从不停留,在秦淮河畔东南隅,一百五十余年的光阴从这里悄悄溜走。国家安危和民族存亡之际,涌动的历史风云也在这里投影过诡谲的波心。百年前熊熊燃烧的炉火如今已经成为冰冷的遗迹,不绝于耳的“铛铛”打铁声也已远去,取而代之的是时断时续的汽笛声——“那是宁芜铁路,再过一段时间,这段铁轨也要拆掉了。”在南京晨光1865创意产业园(以下简称1865创意园)总经理邹超的办公室,我们尝试走进园区里的新老建筑,触摸一段历史,一个传奇。
  百年军工史话:冷兵器走向热兵器时代
  从中华门站2号出口向东走,就是秦淮区应天大街388号。这里,在成为1865创意园之前,曾是李鸿章开办的“金陵机器制造局”,它也被誉为“南京第一座近代机械化工厂”“中国四大兵工厂之一”“中国民族军事工业摇篮”。
  百年军工史和国家命运息息相关,也牵动着几代中国人的拳拳爱国心。回眸过去,伸手揽回的只是历史寒凉的迷雾,建筑矗立,眼之所见的却是一部浓缩的中国近代民族工业史。“为什么会有这个房子?是因为工厂生产是国家救亡的需要,是民族复兴的需要,所以才有了这些房子。”邹超动情地说。
  1865年,一组新式建筑出现在南京的聚宝门(今中华门)外——金陵机器制造局。时任两江总督的李鸿章在扫帚巷东首西天寺的废墟上创建了金陵机器制造局(简称“宁局”)。1866年,金陵机器制造局更名为金陵制造局。
  这个令人瞩目的工厂,开创了我国近代工业和兵器工业发展的先河。三年后,这个工厂就已经能制造多种口径的后膛炮、炮弹,成为当时中国最先进的现代兵器生产工厂。“在这里,中国的军事技术有了重大突破,也曾创造了诸多中国第一。”对金陵机器制造局历史了然于胸的邹超向紫金山新闻记者介绍道。
  园区内的金陵兵工展览馆里,有着这样的记载:1881年,宁局仿制成功美式加特林机关炮;1884年首次仿制成功德国克鲁森式37毫米2磅子后膛炮和美式诺登飞多管排列机枪,1888年又仿制成功中国第一代马克沁单管重机枪,1889年制成的射程远、命中率高、穿透力强的德国新式步枪,成为金陵制造局的名牌产品……
  紫金山新闻记者在金陵兵工展览馆参观时发现,馆内的柱子是黑色的铁柱,每一根上面都有“光绪四年金陵机器局监制”的字样。据了解,金陵兵工展览馆是2015年由原来的机械左厂改造而成的,机械左厂的老建筑是清朝时建立的,据邹超介绍,机械左厂是晨光集团最早的老厂房之一,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
  “现在的1865创意园就像一座巨大的近代工业博物馆,从最初的金陵机器制造局,到民国时期的金陵兵工厂,到抗战时期迁往重庆时的第二十一兵工厂,抗战胜利后回迁南京的六零兵工厂,再到1949年后的华东军械总厂、三零七厂和晨光机器厂。”邹超认为,金陵机器制造局作为我国19世纪60年代洋务运动期间创办的四大兵工企业之一,是大国觉醒和崛起的开始。
  三代建筑风格:新旧差异与中西结合交融共生
  建筑是可以复制的,但历史不可以。1865创意园历经了晚清、民国直至现代近150年的沧桑岁月,记录了清朝、民国及1949年后不同年代各具特色的各类建筑40余栋。
  “这其中有9栋清朝建筑、19栋民国建筑,还有三十来栋现代建筑。”邹超告诉记者,在1865创意园,要分辨新老建筑有一个方法:青砖房是清代、民国的建筑; 红砖房是1949年后的建筑。“而且,所有清代、民国建筑的墙上,都有标牌,显示它们是哪一年建成。”
  久经风雨的老建筑是连接着记忆世界的桥梁,一步入它们,人们对历史的感受就会真切起来。紫金山新闻记者从1865创意园区建筑平面分布图看到,除了少量建筑建于园区中南部的马家山上外,大部分建筑及主要厂房位于较平的地势上。马家山西侧和北侧主要是民国建筑群,建筑肌理顺应河岸走势,大部分呈条状南北朝向。马家山东侧主要为1949年后的建筑,建筑单体占地面积较大。创意产业园成立后,园区东北角沿河有少量新建商业建筑。
  英国人设计的清代建筑大部分面积较小,只有几百平米,青砖墙体承重,开窗面积不大,均为半圆拱形过梁。早期的建厂标牌仍保存在现今的厂房门额上,这些标牌上分别注明同治五年(1866)建机器正厂、同治十二年建机器右厂、光绪四年(1878)建机器左厂。
  据邹超介绍,现存清朝的建筑还有:光绪七年建的炎铜厂、卷铜厂,光绪九年和光绪十一年五月建的熔铜房,光绪十二年建的木厂大楼和机器大厂等。这些厂房具有西洋风格,人字形屋顶,三角桁架,门窗上部为拱形青砖清水墙,坚固宽敞。
  走在我们园区内
  光是建筑就有很多看头

  紫金山新闻记者查阅相关材料获悉,1865创意园民国时期典型厂房为德国包豪斯风格建筑,细分又可分为大型与条形两种。包豪斯风格的建筑形体简洁、平面高效,墙体为青砖砌筑,窗户高大规则。
  例如,位于园区西南角的2幢大型多跨连续厂房,建于1936年,内部钢结构支撑,外部青砖墙体维护。为了内部采光,顶部采用锯齿状屋面,并开设有天窗,这一独具特色的天窗面北而开,避开了太阳光直射辐射,使厂房内光线柔和,利于工人从事机械加工劳动。功能与人性是一个合格建筑师必须兼顾的两个方面,“人性化”打造的天窗,至今仍穿梭近百年的时光,赠予人们温柔的阳光。
  “而1949年后的建筑,多为红砖高大厂房与水泥砂浆抹面的多层厂房。总体来说,园区内的建筑形式多样、中西兼容、风格各异。”邹超向紫金山新闻记者补充道:“走在我们园区内,光是建筑就有很多看头。有中式,有西式,有以前的,也有现在的。建筑的故事吸引了一批建筑设计的业主,有设计医院的、机场的、水利的……现在园区的主产业是建筑设计,不同类型的加起来有三四十家。”
  “1865创意园实现了工业与艺术相结合,我们将历史带入了现代。”是的,工业遗址是城市的独特载体、是历史的见证者。如今洋溢着青春气息的1865创意园确实很难让人联想起落寞的工业背影,可见,文化之轻确实能举工业之重,时光年轮雕刻的铜墙铁壁也能在今日散发芳华。
  金陵兵工厂
  是新金陵四十八景之一

  据邹超介绍,自2007年开园以来,1865创意园一直坚持在保护下的开发利用的原则,在企业入驻、建筑保护、园区定位、市场调节等方面都以保护为前提。“金陵兵工厂是新金陵四十八景之一,这里的每栋建筑都是宝贝。在历史文物修复方面,我们从国家文物局、省文物局取来了大量的经,也得到了很多实际的帮助。”
  紫金山新闻记者从园区的经营方获悉,开园至今,园区内每一个厂房的改造都经过政府报批,通过实际勘测获得科学数据,再结合专家评审意见,具体到每一处建筑的修缮、开发都所有不同。“历史建筑的结构不同,在使用时,对外立面、屋顶、下水道等都有严格、迥异的要求,但我们每年都坚持修复保护、积极接受监督。”
  历史齿轮转动,有些东西声名鹊起,有些东西黯淡无光。今年年初,由中国科协调宣部等机构主办的“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发布,金陵机器制造局入选该名录。
  邹超一再强调的建筑里凝结的“精神”,是工业文明的根脉,是城市民众的情怀,也是百年光阴里一代代人的精神维系。老树逢春发新芽,“用”和“保”并不是对立面。而我们在这里所感受到的每一点勃勃生机,都是对前人的告慰,后人的昭示。


2018年4月6日 金陵晚报A7版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新浪微博
秦淮发布
文化地图
微信
新浪微博
秦淮发布
文化地图
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